分类 Daily 下的文章

万事重新开头难

To 日志君:

好久不见。

距离上一次写日志已经有一年多,偶然的机会看到之前写的日志,这才又产生了继续写日志的想法。

虽然只过了一年,但感觉自己看之前的日志已经有些陌生,最大的变化,便是觉得三十岁的自己已经远不如过去的自己有趣了。

反省一下自己变得无趣的原因,首先要从工作开始说起。

倒不是说工作不好或者做的不开心,正相反,这一年多的时间,我晋升到了技术专家,成为了一个大团队的负责人,手下带着一大帮小伙伴负责微博目前核心的业务。

压力也随之而来。

最初担任团队负责人时只是兴奋,但逐渐发现,从前只是需要对自己负责,遇到了复杂的问题,解决便好了;而如今却发现自己的决定有可能影响到其他人的人生:加班有可能影响他的家庭、作息不规律有可能影响他的健康、分配的工作有可能影响他的职业发展……

如何掌握技术和管理的平衡也是个问题,自己做的多了,其他人得不到锻炼;自己做的少了,又不免觉得有些对前途的担忧。… Read the rest

演讲之后能够回想起来的只有上场和下场的情景

To 日志君:

 

眼看着日记成了周记又成了月记现在变成了半年记,让人不知道应该感慨工作太忙还是时间过的太快。

 

前一阵又升了职,成了个小主管,下面带着十几个小伙伴。压力伴随着高兴的心情,不再只对自己负责,很多本来很简单的事情也就变得麻烦了许多。不过好在在新浪工作了几年,虽然工作内容有些变化,起码面对的是个熟悉的环境。

 

五月做了次技术大会的分享,第一次被人叫做专家之类的有些无所适从。当天底下坐了7,8百号人,还好提前准备工作做的足,没有被巨大的会场唬住,总算也是无惊无险的完成了任务。脑补过很多次自己公开演讲是什么样子,上台之后才发现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现在回想起来头脑也是一片空白,只能记得上场和下场的情景。

 

家人最近对给我找对象的兴致越来越高,之前那种我找的你看不上,你找的我看不上的生活持续了半年多,最后还是跟女朋友挣扎着画上了句号。于是最近整个人处在一种越看片越空虚的圣人模式,对相亲啊结婚啊之类的事情更是没了兴趣。朋友圈里的孩子都那么大个了,也不知道是他们长得快还是我的反应慢。… Read the rest

不管什么时候标题都是最难写的东西啊,混蛋!

To 日志君:

 

又是很久没有写日志,最近发生了太多事,大概要漏掉不少事情了。

 

年初得了个优秀员工奖,从小到大从一直属于吊车尾集团,跟优秀之类的事情没沾过边,突然来了这么个奖有点无所适从了,确认了好几次这不是什么阳光普照奖之后才敢高兴起来。

 

伴随着得奖而来的是又加了薪,又升了职,写了个关于工作中如何成长和发展的文章,没想到挺受欢迎,微博粉丝一下子翻了一倍之,后又得到了代表部门在软件开发大会上演讲的机会。好事发生的太密集,感觉是什么不得了的flag。

 

回想起当时背着包来北京时的情景,觉着不甘心只做一个小公司里的吊车尾员工,想证明自己的能力,想来北京体会一下大公司的感觉,如今看来愿望已经提前实现了。

 

随之而来的有很多关于人生啊工作啊自我价值啊多少岁结婚啊之类的高深的问题,想了很久,甚至失眠了好几周,最后得出的结论是这些问题我大概想不明白,大概以后才能懂吧。… Read the rest

熬夜是一种病

To 日志君:

 

好久没在家里的电脑上写日志了。

 

伴随着各种监控图和报警邮件迎来了新的一年。过去的一年里,自己必定是收获了很多,也失去了很多,但却没有以往那种精神去总结过去的一年了,大概是觉得这一年已经总结的太多,再写出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或者只是因为这几天发烧,不想动脑子了。

 

最近情绪挺低落,可能是因为家人的身体不好,或者是自己最近熬夜太多,或者只是因为工作的成就感没有那么强了。技术人员的发展就像是游戏里练级一样,刚开始砍死只兔子都可以升级,但是深入的越多,升级就越难,这一阵忙了几个月却没感觉到自己有什么长进,让人觉着有些丧气。

 

刚才说到熬夜太多,最近临时被拉去一个项目填坑,因为项目之前埋下的坑太多,不得不花大力气把有问题的地方纠正过来。这个过程也少不了各种“这里要不要改”、“这里会不会有问题”之类的争论,我也逐渐的意识到一些人工作的目的并不是把事情做好,只是他们需要一份工作而已。Read the rest

突然发现,能过二十几岁生日的机会似乎已经不多了……

To 日志君:

翻了翻去年生日时的日志,当时写的词是“选择”,那么,我又大了一岁,今年如何呢。

这一年依然在忙忙碌碌中过去。总的来说比上一年轻松一些,不是那么作死的加班。周末也可以休息一下,找点事情放松了。

这一年里升了职。从微博的普通码农升到了架构师,又成了架构师小组的leader,虽然没什么实权不过听着够吊够唬人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这一年里加了薪。总算是给家人有了个交代,喝酸奶的时候不用舔盖了,老妈也终于不怎么念叨别人家的孩子了。

这一年里谈了对象,本以为要再单身几年的……

这一年总的来说还是对自己挺满意的,之前的选择被证明是正确的,之前付出的辛苦终于也有了回报,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有的时候会想起之前几年一直郁郁不得志的模样。
想起之前的领导摇着头对我说你以后不管做什么工作都不行。
Read the rest

岁数变大,标题的花样却变得更少了

To 日志君:

好久不见。

经历了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一次在同一个公司内升职,顺便还混进了部门的技术评审组,以后可以出去吹嘘自己说自己是微博的技术专家了。回想起以前的工作经历,似乎都没得到什么很好的评价,憋了很多年,这次总算是得到认可了。

公司的直接主管跳槽去创业公司当cto了,还好工作没有什么断档,也没有什么大的波澜。主管的技术能力一直是我很佩服的,也是我一直努力的目标。主管只大我一岁,但一年过去,自己还是没有追上主管去年的水平。

升职以后难免有些得意,但是冷静下来想一想,最近半年似乎都没什么大的进步。也搁置了一堆当时雄心壮志想要读完的技术书。如果升职的兴奋掩盖了这些问题的话,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

北京的秋冬总是伴随着高浓度的雾霾,走在街上都会咳嗽,但就是在这种生存环境下,还是有很多人前仆后继的涌向这里。今天看新闻说明天要举行马拉松大赛了,心里不由得肃然起敬。Read the rest

标题才应该是重点。

To 日志君:

这么多年来头一次拖了这么久没写日志,感觉重新打开日志的编辑窗口都有些不习惯了。

季节转换到了夏天,北京又开始了白天晒到死,晚上下暴雨的日常。偶尔会想起去年没找到工作的时候,当时住在一楼,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听外面下暴雨的声音当做消遣。看看日历,马上在微博工作就满一年了,似乎有很多感慨。

每年回想起去年的自己,都会觉得当时的自己幼稚的不得了,这一年成长了许多云云,结果到了明年还是会嘲笑今年的自己,年年如此,也不知道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摆脱这么个怪圈。

在互联网公司工作了一年,感觉自己确实变化了不少,就像是高中毕业到大学时一样,接触了一个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在这里接触到了各种前沿的技术,各类业界的大牛;体会到了什么是压力,什么是激情;想到自己做的东西正影响到几亿用户,似乎还是蛮有成就感的。Read the rest

桂林游记(上)

To 日志君:

五一的前一周公司组织去桂林玩了一圈,想想去年加了几百小时班才换来四天三夜的旅游,似乎是亏了。

后来才知道,这四天三夜的旅游,还有两天是在高铁上……从北京去桂林的高铁大概有十个多小时,一帮人就这么在火车上玩了一路三国杀,最后到站的时候都有些睁不开眼了。

出了火车站,全身似乎立刻就覆上了一层又潮又热的水膜,跟北京一下午能晾干衣服的气候形成了明显对比。迎接的大巴车一出火车站就被堵在了路上,经过十多分钟的等待,大巴车在第一个路口调了个头,然后停在了火车站正面那条马路的对面。

……就他妈二十米的路程为什么还要坐车啊!!!司机大哥你是有多敬业啊!!!!

扔下行李,小伙伴们来到了据说是很牛逼的米粉店,名字挺奇怪,似乎是叫日什么什么,记不太清了。大伙一人点了一份招牌米粉套餐,一路上除了午饭没吃什么东西,饿的趴在桌子上动不了了。Read the rest

凤凰岭游记

To 日志君:

清明假期去凤凰岭玩了一趟。

跟小伙伴在地铁站集合之后去坐公交车,出了地铁口,眼前便除了人头没有其他的东西了。公交缓缓开来,带走了一波人头,留下了更多人头。

很多黑车司机在公交站上招揽生意,虽然五十一个人不算很贵,但总觉得不怎么放心,也就没坐。可是不管怎么拒绝,黑车司机们都会把你当作傻逼一样的重复着同一句话:

“凤凰岭五十去不去?”

走了一站路,本以为到了始发站不会有那么多人,没想到始发站排队的队伍绵延数百米,站在队尾根本看不到头。排在我们后面的是一堆大学生,一会拍照一会唱歌之类的一直在折腾,跟我们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反差感。

公交车10分钟发一量,而发过一辆之后队伍也就只能向前挪动几米,就这么挪动了半个多钟头之后才发现,公交车分两批上人:想有座得排队上车,车上坐满之后想站着的随便上。后面的大学生们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兴高采烈的加入了不排队大军,我俩犹豫很久,还是安心等座吧。Read the rest

红螺寺游记

To 日志君:

最近经历了一大堆事情,想要一一记下来也是个大工程。

清明节的前一周公司组织TB,这次是去的北京周边的一个叫红螺寺的地方。

行程是第一天真人cs+露营,第二天爬山+烧烤。在选择晚上露营还是住旅馆的时候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旅馆,我是怎么也想不出来一个老光棍跑到郊区睡帐篷看星星到底有什么乐趣,况且初春时晚上穿着外套都有些寒意,这么大年纪了,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

去真人cs场地的路上堵了几个钟头,到场地的时候还有很多人在排队。甚至衣服和手套都像是刚从洗衣机里甩干的样子,摸上去还湿漉漉的。教练讲了很久很久彩弹枪的用法之类之类,终于才每人发了一把枪和60发彩弹,终于可以进场了。

本来说是要制定什么战术,结果领队只是喊了句“大家分散!”就没有下一步的指令了。开战之后大家都似乎很专业的找到了各种壕沟和碉堡之类的地方作掩护,然后模仿着电视剧里的人物一样匍匐着到处爬来爬去。在壕沟里趴了半天之后我终于才意识到:这个彩弹枪的准头还不如徒手扔石头,于是站起来转悠了半天,果然没有人打中我……Read the rest

分类目录